<pre id="jljjh"></pre>

      <noframes id="jljjh"><ruby id="jljjh"><ruby id="jljjh"></ruby></ruby>

      <address id="jljjh"></address>

          <pre id="jljjh"></pre><track id="jljjh"></track>
          <pre id="jljjh"></pre>
          設為首頁
          加入收藏  | 
          聯系我們  | 

          【人物故事】煉鐵部:為鐵水“奔跑”的人,真帥

          瀏覽: 作者: 來源: 時間:2021-12-24 分類:基層動態
          從2008年到現在,何明峰從熱風操作到值班室工長,從最初的測溫取樣磨樣工序,熟悉每一道工序,每一項指標,熟練掌握每一項操作技能,利用一切時間學習,他很快就學會了測溫取樣配料看成分,短短三年便被提拔為工長,學技術提技能,他每天總是提前一個小時上崗,分析爐況,了解上一班操作情況,要求員工熟悉區域設備性能,并熟練掌握設備操作

            鋼鐵企業大約有幾十個工種,其中煉鐵就有爐前工、熱風工、看水工、值班長等等。一線的每個崗位看似平凡,卻又是不可或缺的重要一環。黃石新興有這樣一群人,懷揣著夢想凝聚在熾熱的爐臺上。在鏗鏘的吶喊聲中、在鐵水怒放的爐膛旁,燃燒青春,綻放力量。

          率先垂范,他是沖鋒在前的黨員標兵”。“支部書記一定要想員工之所想、急員工之所急,堅定信心、不懼困難,將組織的關懷送到一線,把高爐的各個角落變成黨旗飄揚的新陣地。”作為一名僅有四年黨齡的黨員,第一黨支部書記武志峰明白自己所肩負的責任。

          擔任黨支部書記2年來,他始終以奮進之名,迎著朝陽、守著夜色,踐行“我為群眾辦實事”,堅守初心使命,帶領煉鐵第一黨支部與時俱進、砥礪前行。“小,安全防護藥品需要補充了。爐前泥炮操作室里,武志峰正對安全防護物品進行每日一查。爐前高溫崗位,安全工作必須做好,他每天都要到生產一線,詢問職工工作及身體狀況。同時他還積極開展“三違”檢查行動,將安全生產薄弱點和薄弱環節的管控作為安全管理的重點,確保高爐安全生產。

          武志峰.jpg

          敢打硬仗,他是不畏苦累的“拼命三郎”。“什么是付出?8小時工作,本職工作不叫付出,那是職責所在。比別人多干的才叫付出,付出就有收獲。值班工長何明峰是這樣說的,更是這樣做的。

          2008年到現在,何明峰熱風操作到值班室工長,從最初的測溫、取樣、磨樣工序,熟悉每一道工序,每一項指標,熟練掌握每一項操作技能,利用一切時間學習,他很快就學會了測溫、取樣、配料、看成分,短短三年便被提拔為工長,學技術提技能,他每天總是提前一個小時上崗,分析爐況,了解上一班操作情況,要求員工熟悉區域設備性能,并熟練掌握設備操作。十年磨一劍,經過長期的積累和實踐,他帶領班組連續多年實現產量計劃完成率96%以上。

          何明峰.jpg

          奮勇拼搏,他是篤行務實的白衣”。“作為一名黨員,就得擼起袖子加油干,以戰斗狀態投入工作并沖鋒在前。爐前工黃火發是說。

          黃火發.jpg

          每年的夏季是爐前工最難熬的時候,廠房內溫度高達五六十度,正常人站上兩分鐘便汗流浹背,面對爐前高溫炙烤的生產條件,黃火發一干就是十年。作為爐前工,泥炮打泥開口是最重要的工作之一。他每隔15分鐘就要穿梭在爐前、開口機之間,并將鐵水成分、溫度、爐前倒罐情況及時作出匯報。對生產經驗比較少的青年員工,他會在平時工作中不斷給予指導,把自己日常工作中總結出的經驗方法與他們分享。多年來,他始終保持鋼鐵人的品格和本色,苦干實干、奮勇爭先,努力為企業高質量發展貢獻青春力量。(賈小玉)


          鲤鱼乡双性h爽,村医给女人打肉针高潮,国产亚洲AV日韩美AV资源吧

              <pre id="jljjh"></pre>

              <noframes id="jljjh"><ruby id="jljjh"><ruby id="jljjh"></ruby></ruby>

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jljjh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    <pre id="jljjh"></pre><track id="jljjh"></track>
                  <pre id="jljjh"></pre>
                 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